<tr id="jxgib"></tr>

      <code id="jxgib"></code>

    1. 二維碼

      掃一掃加入微信公眾號

      Top
      網站首頁 新聞 國內 國際 河南 焦作
      時政要聞 縣區 直播 網視 網談 網評
      今日頭條 汽車 旅游 經濟 美食
      熱點專題 房產 娛樂 體育 健康
       焦作日報 新媒體矩陣 
       焦作晚報 “焦作+”客戶端
       訂報服務 焦作市網絡辟謠平臺 
       網上投稿 焦作市互聯網舉報中心
        您現在的位置: 焦作網 > 經典山陽 > 山陽尋跡 > 山陽尋跡 > 正文

      經典山陽

      古城墻的背影
      □白天平
      更新時間:2024/3/29 10:35:25    來源:焦作晚報

        沁陽,一座曾經被古城墻擁抱的城市,承載著無數過往厚重的故事。歷史的塵埃輕輕一抖,那風雨滄桑的三圣古塔、殘破的城墻……只要你走近,千年歲月的日升日落,古城繁華落盡后的悲壯與蒼涼,令你不由駐足,感嘆如今的淡定與平和,萬千思緒在遠去的背影中不能自拔。

        一

        天鵝湖東北隅幾段土丘似的殘破墻垣,在碧波蕩漾的湖水映襯下,了無生氣。只有那一疊疊厚重的青墻磚、黃色質樸的城墻土和近旁新立的“野王古城”標碑,又勾起人們無限遐想。

        城,以盛民也。古老的城墻是一座城市的傳統防御設施,擔負著阻隔外敵入侵、防止水患、守護一方百姓平安之責。據《沁陽史志》記載:野王古城,即今沁陽老城。野王城始建于西周,秦始皇六年拔衛濮陽,衛元君角徙居野王,阻其山以保魏之河內。西漢初改邑為縣,隋開皇十六年改河內縣。自西晉初河內郡治由懷遷野王,之后的1700多年里,這里一直為郡州路府治所在。明清兩代為懷慶府治所在地,1913年廢府存縣,改河內縣為沁陽縣。

        扼守晉豫交通咽喉的懷川大地,由于戰火和水患摧損,野王古城墻雖經數次維護,仍然殘破不堪。特別是元三年至元二十年間的兩次洪水,使古城墻損毀殆盡,失去了御敵抗洪的功能。在隨后近兩年時間里,懷孟路征集數萬民工,負土于道,構架于墻,車推肩挑,日夜不停。厚重的城磚,長50厘米,寬約27厘米,厚約17厘米,分派所轄各縣燒制。筑城用土,就近挖起,形成了靠城邊幾個人工湖,不足部分由各縣派運。砌墻用泥,用三合土加糯米漿攪拌,外磚砌縫,墻內填土夯實,異常堅固。然而,經過元末混戰,這座古城墻又遭毀壞。

        明洪武元年,改稱懷慶府后又重筑城垣,并設懷慶衛守之。明成化、正德年間再次重修,新修的城垣除保留古城原有規制外,增修城闕4座、角樓4座、敵臺6座、警鋪39個。崇禎十四年,又將城墻增高約167厘米,擴寬100厘米,并改易門額,東“朝曦”、西“萬成”、南“朔南”、北“拱極”。到了清代,城墻又遭多次損毀,特別是乾隆二十三年秋,沁水溢決,沖塌四周城垣100多米長。從順治十二年到咸豐三年,古城又歷經4次修復。1928年,時任縣長張祥鶴改易城門額,東曰“中山”、西曰“自由”、南曰“平等”、北曰“共和”。1935年的一場洪水,沖毀一段西城墻,缺口正好與東門相對,在此又修了新西門,形成了沁陽老城獨有的五門之城。

        二

        懷慶府自古為豫北重鎮,重要的戰略地位,成為歷朝歷代兵家必爭之地。傷痕累累的古城墻,見證和記錄了一段段悲壯激昂、可歌可泣的歷史。

        清咸豐三年,太平天國大將、天官副丞相林鳳翔,地官正丞相李開芳和春官副丞相吉文元,奉天王之命,率北伐軍2萬余人,直搗清廷老巢。行至汴梁(今開封),由于清軍早有準備,于是兵分兩路,一路率隊東去,一路揮師西來。途經中牟、鄭州、滎陽、汜水、鞏縣至洛河入黃處,搶船渡河,5月26日攻入溫縣。因“懷郡殷實,且產火藥兵器”,為補充給養,6月8日開始圍攻懷慶府古城,展開了北伐以來最大、最激烈的一次戰役——懷慶戰役。懷慶府城高水深,易守難攻。攻城大炮只有100公斤重,射程短,火力有限,雖然太平軍改為城外挖地道,用火藥炸開30多米缺口,但因守城清軍火力太猛,未能攻入城內。太平軍前后圍城57天,因受清軍內外牽制,恐曠日持久,遭敵夾攻,為了搶時間北上,于9月1日“黎明解圍西去”。懷慶之圍始解,古城墻免于被毀。

        浸入硝煙與鮮血的古城,在近百年后,又經歷了1945年、1947年沁陽兩次解放的戰火洗禮。1945年11月,沁陽第一次解放后,因戰勢需要,將守敵的軍事防御設施和部分城垣進行拆除。次年10月,國民黨重占沁陽,對城墻和城防工事進行修復。1947年7月,沁陽第二次解放,因城墻多處殘毀,影響城區發展,遂進行再次拆除。在嗣后的幾十年,又歷經了3年困難時期的開墾種地,1972年“深挖洞、廣積糧、不稱霸”號召下的修防空洞,上世紀80年代拉城墻土填湖建房,上世紀90年代的城市擴張。千年古城那偉岸的身姿漸漸遠去,只留下那一段殘破城垣讓人感受它雄渾有力的脈動。

        三

        一城風華,一墻天下。千年古城墻曾經的輝煌,積淀了沁陽城歷史文化底蘊深厚的土壤。圍繞古城建筑的遺風古貌,文人墨客的揮毫吟唱,都在默默訴說著古城的繁華過往。

        上世紀60年代,曾經巍峨的東城門朝曦樓只剩下殘破的城垣,布滿彈孔的城磚坍塌至護城河,裸露的城墻成了蜿蜒起伏的土丘。只有城門垛下,那座清知府在古城解圍后立的“眾志成城”的石碑,似乎在講述這里曾經發生的故事。城東北隅,傳說中的二十四孝之一的郭巨樓已不復存在。北城拐角處,有禹王臺遺址。相傳禹王臺雄踞于城墻之巔,北守沁河,南撫城郭,氣宇軒昂,有震懾沁河之意。臺上建有禹王閣,“覃懷厎績,至于衡漳”。大禹在懷川一帶治水,古史中多有記載,但遺址大多被湮沒。曾經的禹王閣上懸掛一聯云:“敷土自衡漳,永懷厎績。導河從少水,同慶安瀾!迸_上置一石甕,高約67厘米,狀如石臼,傳說是禹王遺下的鎮臺報警之寶,可知旱澇,可報水情。旱年,石甕干燥,吹之不鳴;澇年,石甕潮濕,凝水滴滴;沁河漲水時,人若用力而吹,聲震古城。

        老城北門,即古時的拱極門。城上曾建有一座兩層高的城門樓,即拱極樓。這里的城墻比沁河堤高出很多,戰時御敵,水漲防洪。相傳,光緒年間沁河暴漲,河堤決口,淹沒了村莊。城外汪洋一片,城里平安如常,站在城上還可以洗手。許魯齋就此寫了《北門觀漲》一詩:“雨水添新漲,陂湖沒舊痕。人迷堤口路,船上樹頭村。歲事知前誤,秋耕未可論。誰憐徭役外,天亦吝深思!痹娙苏鎸、生動地展現了大雨過后沁河暴漲的悲壯景象,抒發了對黎民百姓的悲憫之情。

        由北門向西,有一片高臺,與城墻相連。高臺長約80米、寬50米,臺上雜草叢生,滿地瓦礫碎片。這便是興龍寺遺址,相傳曾是元朝仁宗皇帝與母親在此居住的潛宮。仁宗登基后,皇太后敕命改潛宮為寺,賜名興龍,即興龍寺。同時,把懷孟路改為懷慶路,以示喜慶之意。因為宮殿地基奇高又與城墻相連,民間稱之“高臺寺”。曾任覃懷書院院長,培養出抗倭名將曹謹、晚清三代帝師李棠階等一大批國之重臣的清代大儒劉大觀,晚年在此居住。據此登城可“面嵩少,背太行,得郡勝概”。

        四

        古城的西門有兩座,新西門已被拆除,老西門的甕城門洞還完好,只是拱形的門洞也殘破不堪。站在拱頂遠望,可見廣濟河從西而來,在折轉處,又有濟河穿過護城河,于西城墻潛流而過。這便是“濟水穿懷”的源頭。門洞的拱壁上,鑲嵌有許多碑銘,記載著歷年修城之功,可惜年長日久,已殘缺不全、字跡難辨。南城門已毀,留下的同樣是殘垣斷壁、瓦礫碎石。據傳,南城樓很高,站在城樓上可以眺望邙山、黃河。元好問曾登臨古城南門城樓,寫下《懷州子城晚望少室》一詩:“河外青山展臥屏,并州孤客倚高城。十年舊隱拋何處?一片傷心畫不成。谷口暮云知鄭重,林梢殘照故分明。洛陽見說兵猶滿,半夜悲歌意未平!

        沁陽城南門外,有一通往河洛的道路,李商隱在《河內詩·湖中》中寫道:“低樓小徑城南道,猶自金鞍對芳草!崩钌屉[當時寓居洛陽,常常往返于懷洛之間,即出南門,騎在披著金鞍的馬上,從兩旁矮矮小房、芳草萋萋的路上走過。南門、城南道留下了詩人別樣的情感。我真的佩服詩人筆下的溫厚,對于經歷了多少生離死別的城門和官商故道,在他的筆下仍然不露悲嘆之意,而是纏綿淡雅。不是嗎?在這高大冷峻的城門下,多少懷商身背行囊,城墻扶妻,叩別家人。這一去,破了城門,不曾回頭,望的是遠討營生,賺錢歸里。何曾想過就此作別,客死他鄉。所有的景況,就在這城門的開啟中變數了多少人的命運。不是嗎?那矗立在老街上的貞潔牌坊,正期待著歸來的丈夫尋找昨日的溫存。還有油燈閃爍的城墻下,打更老人那“防火防盜,平安無事”的吆喝聲,也在祈愿客居他鄉的游子早日平安歸來。

        殘陽如血,斷墻依舊。我沿著古城遺址,慢慢地走著,撫摸著傷痕累累的墻磚,仿佛聽到了歷史深處的心跳和呼吸。厚重壯美的古城墻啊,你曾雄踞一方、高甍凌云,長長的身軀歷經歲月的風雨。如今,你卻幻化濃縮成那如丘殘垣,只有那無言的石碑在輕輕呼喚著遠去的背影。令人欣慰的是,你昨日俯看的地方,云蒸霞蔚,明凈柔潤,湖水瀅瀅,綠樹如蔭。在這個明媚的春天里,你殘缺的記憶漸漸抖落了蒼涼,悄悄地萌發叢叢的新生。

      文章編輯:陳婷 
      焦作網免責聲明:

      本網所有稿件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。
      轉載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,如有異議請聯系我們即可處理。
      刊發、轉載的稿件,作者可聯系本網申領稿酬。


      古城墻的背影
      □白天平
      2024/3/29 10:35:25    來源:焦作晚報

        沁陽,一座曾經被古城墻擁抱的城市,承載著無數過往厚重的故事。歷史的塵埃輕輕一抖,那風雨滄桑的三圣古塔、殘破的城墻……只要你走近,千年歲月的日升日落,古城繁華落盡后的悲壯與蒼涼,令你不由駐足,感嘆如今的淡定與平和,萬千思緒在遠去的背影中不能自拔。

        一

        天鵝湖東北隅幾段土丘似的殘破墻垣,在碧波蕩漾的湖水映襯下,了無生氣。只有那一疊疊厚重的青墻磚、黃色質樸的城墻土和近旁新立的“野王古城”標碑,又勾起人們無限遐想。

        城,以盛民也。古老的城墻是一座城市的傳統防御設施,擔負著阻隔外敵入侵、防止水患、守護一方百姓平安之責。據《沁陽史志》記載:野王古城,即今沁陽老城。野王城始建于西周,秦始皇六年拔衛濮陽,衛元君角徙居野王,阻其山以保魏之河內。西漢初改邑為縣,隋開皇十六年改河內縣。自西晉初河內郡治由懷遷野王,之后的1700多年里,這里一直為郡州路府治所在。明清兩代為懷慶府治所在地,1913年廢府存縣,改河內縣為沁陽縣。

        扼守晉豫交通咽喉的懷川大地,由于戰火和水患摧損,野王古城墻雖經數次維護,仍然殘破不堪。特別是元三年至元二十年間的兩次洪水,使古城墻損毀殆盡,失去了御敵抗洪的功能。在隨后近兩年時間里,懷孟路征集數萬民工,負土于道,構架于墻,車推肩挑,日夜不停。厚重的城磚,長50厘米,寬約27厘米,厚約17厘米,分派所轄各縣燒制。筑城用土,就近挖起,形成了靠城邊幾個人工湖,不足部分由各縣派運。砌墻用泥,用三合土加糯米漿攪拌,外磚砌縫,墻內填土夯實,異常堅固。然而,經過元末混戰,這座古城墻又遭毀壞。

        明洪武元年,改稱懷慶府后又重筑城垣,并設懷慶衛守之。明成化、正德年間再次重修,新修的城垣除保留古城原有規制外,增修城闕4座、角樓4座、敵臺6座、警鋪39個。崇禎十四年,又將城墻增高約167厘米,擴寬100厘米,并改易門額,東“朝曦”、西“萬成”、南“朔南”、北“拱極”。到了清代,城墻又遭多次損毀,特別是乾隆二十三年秋,沁水溢決,沖塌四周城垣100多米長。從順治十二年到咸豐三年,古城又歷經4次修復。1928年,時任縣長張祥鶴改易城門額,東曰“中山”、西曰“自由”、南曰“平等”、北曰“共和”。1935年的一場洪水,沖毀一段西城墻,缺口正好與東門相對,在此又修了新西門,形成了沁陽老城獨有的五門之城。

        二

        懷慶府自古為豫北重鎮,重要的戰略地位,成為歷朝歷代兵家必爭之地。傷痕累累的古城墻,見證和記錄了一段段悲壯激昂、可歌可泣的歷史。

        清咸豐三年,太平天國大將、天官副丞相林鳳翔,地官正丞相李開芳和春官副丞相吉文元,奉天王之命,率北伐軍2萬余人,直搗清廷老巢。行至汴梁(今開封),由于清軍早有準備,于是兵分兩路,一路率隊東去,一路揮師西來。途經中牟、鄭州、滎陽、汜水、鞏縣至洛河入黃處,搶船渡河,5月26日攻入溫縣。因“懷郡殷實,且產火藥兵器”,為補充給養,6月8日開始圍攻懷慶府古城,展開了北伐以來最大、最激烈的一次戰役——懷慶戰役。懷慶府城高水深,易守難攻。攻城大炮只有100公斤重,射程短,火力有限,雖然太平軍改為城外挖地道,用火藥炸開30多米缺口,但因守城清軍火力太猛,未能攻入城內。太平軍前后圍城57天,因受清軍內外牽制,恐曠日持久,遭敵夾攻,為了搶時間北上,于9月1日“黎明解圍西去”。懷慶之圍始解,古城墻免于被毀。

        浸入硝煙與鮮血的古城,在近百年后,又經歷了1945年、1947年沁陽兩次解放的戰火洗禮。1945年11月,沁陽第一次解放后,因戰勢需要,將守敵的軍事防御設施和部分城垣進行拆除。次年10月,國民黨重占沁陽,對城墻和城防工事進行修復。1947年7月,沁陽第二次解放,因城墻多處殘毀,影響城區發展,遂進行再次拆除。在嗣后的幾十年,又歷經了3年困難時期的開墾種地,1972年“深挖洞、廣積糧、不稱霸”號召下的修防空洞,上世紀80年代拉城墻土填湖建房,上世紀90年代的城市擴張。千年古城那偉岸的身姿漸漸遠去,只留下那一段殘破城垣讓人感受它雄渾有力的脈動。

        三

        一城風華,一墻天下。千年古城墻曾經的輝煌,積淀了沁陽城歷史文化底蘊深厚的土壤。圍繞古城建筑的遺風古貌,文人墨客的揮毫吟唱,都在默默訴說著古城的繁華過往。

        上世紀60年代,曾經巍峨的東城門朝曦樓只剩下殘破的城垣,布滿彈孔的城磚坍塌至護城河,裸露的城墻成了蜿蜒起伏的土丘。只有城門垛下,那座清知府在古城解圍后立的“眾志成城”的石碑,似乎在講述這里曾經發生的故事。城東北隅,傳說中的二十四孝之一的郭巨樓已不復存在。北城拐角處,有禹王臺遺址。相傳禹王臺雄踞于城墻之巔,北守沁河,南撫城郭,氣宇軒昂,有震懾沁河之意。臺上建有禹王閣,“覃懷厎績,至于衡漳”。大禹在懷川一帶治水,古史中多有記載,但遺址大多被湮沒。曾經的禹王閣上懸掛一聯云:“敷土自衡漳,永懷厎績。導河從少水,同慶安瀾!迸_上置一石甕,高約67厘米,狀如石臼,傳說是禹王遺下的鎮臺報警之寶,可知旱澇,可報水情。旱年,石甕干燥,吹之不鳴;澇年,石甕潮濕,凝水滴滴;沁河漲水時,人若用力而吹,聲震古城。

        老城北門,即古時的拱極門。城上曾建有一座兩層高的城門樓,即拱極樓。這里的城墻比沁河堤高出很多,戰時御敵,水漲防洪。相傳,光緒年間沁河暴漲,河堤決口,淹沒了村莊。城外汪洋一片,城里平安如常,站在城上還可以洗手。許魯齋就此寫了《北門觀漲》一詩:“雨水添新漲,陂湖沒舊痕。人迷堤口路,船上樹頭村。歲事知前誤,秋耕未可論。誰憐徭役外,天亦吝深思!痹娙苏鎸、生動地展現了大雨過后沁河暴漲的悲壯景象,抒發了對黎民百姓的悲憫之情。

        由北門向西,有一片高臺,與城墻相連。高臺長約80米、寬50米,臺上雜草叢生,滿地瓦礫碎片。這便是興龍寺遺址,相傳曾是元朝仁宗皇帝與母親在此居住的潛宮。仁宗登基后,皇太后敕命改潛宮為寺,賜名興龍,即興龍寺。同時,把懷孟路改為懷慶路,以示喜慶之意。因為宮殿地基奇高又與城墻相連,民間稱之“高臺寺”。曾任覃懷書院院長,培養出抗倭名將曹謹、晚清三代帝師李棠階等一大批國之重臣的清代大儒劉大觀,晚年在此居住。據此登城可“面嵩少,背太行,得郡勝概”。

        四

        古城的西門有兩座,新西門已被拆除,老西門的甕城門洞還完好,只是拱形的門洞也殘破不堪。站在拱頂遠望,可見廣濟河從西而來,在折轉處,又有濟河穿過護城河,于西城墻潛流而過。這便是“濟水穿懷”的源頭。門洞的拱壁上,鑲嵌有許多碑銘,記載著歷年修城之功,可惜年長日久,已殘缺不全、字跡難辨。南城門已毀,留下的同樣是殘垣斷壁、瓦礫碎石。據傳,南城樓很高,站在城樓上可以眺望邙山、黃河。元好問曾登臨古城南門城樓,寫下《懷州子城晚望少室》一詩:“河外青山展臥屏,并州孤客倚高城。十年舊隱拋何處?一片傷心畫不成。谷口暮云知鄭重,林梢殘照故分明。洛陽見說兵猶滿,半夜悲歌意未平!

        沁陽城南門外,有一通往河洛的道路,李商隱在《河內詩·湖中》中寫道:“低樓小徑城南道,猶自金鞍對芳草!崩钌屉[當時寓居洛陽,常常往返于懷洛之間,即出南門,騎在披著金鞍的馬上,從兩旁矮矮小房、芳草萋萋的路上走過。南門、城南道留下了詩人別樣的情感。我真的佩服詩人筆下的溫厚,對于經歷了多少生離死別的城門和官商故道,在他的筆下仍然不露悲嘆之意,而是纏綿淡雅。不是嗎?在這高大冷峻的城門下,多少懷商身背行囊,城墻扶妻,叩別家人。這一去,破了城門,不曾回頭,望的是遠討營生,賺錢歸里。何曾想過就此作別,客死他鄉。所有的景況,就在這城門的開啟中變數了多少人的命運。不是嗎?那矗立在老街上的貞潔牌坊,正期待著歸來的丈夫尋找昨日的溫存。還有油燈閃爍的城墻下,打更老人那“防火防盜,平安無事”的吆喝聲,也在祈愿客居他鄉的游子早日平安歸來。

        殘陽如血,斷墻依舊。我沿著古城遺址,慢慢地走著,撫摸著傷痕累累的墻磚,仿佛聽到了歷史深處的心跳和呼吸。厚重壯美的古城墻啊,你曾雄踞一方、高甍凌云,長長的身軀歷經歲月的風雨。如今,你卻幻化濃縮成那如丘殘垣,只有那無言的石碑在輕輕呼喚著遠去的背影。令人欣慰的是,你昨日俯看的地方,云蒸霞蔚,明凈柔潤,湖水瀅瀅,綠樹如蔭。在這個明媚的春天里,你殘缺的記憶漸漸抖落了蒼涼,悄悄地萌發叢叢的新生。

      文章編輯:陳婷 
       

      版權聲明 | 焦作日報社簡介 | 焦作網簡介 | 網上訂報 | 聯系我們
      版權所有:河南省焦作日報社 未經授權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。
      《焦作日報》遺失聲明熱線:(0391)8797096 郵編:454002
      本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(0391)8797000 舉報郵箱:jzrbcn@163.com
      河南省“網絡敲詐和有償刪帖”專項整治工作熱線:0371-65598032 舉報網站:www.henanjubao.com
      公安部網絡違法犯罪舉報網 河南省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豫ICP備14012713號-1
      焦公網安備4108000005 豫公網安備41080202000004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:41120180013
     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:11642120  地址:焦作市人民路1159號 報業·國貿大廈 


     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
      版權所有:河南省焦作日報社 未經授權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。
     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41120180013 電話:(0391)8797000
      亚洲Va中文字幕久久一区